SD3非M,打铁种田快活快活

《摸金录之再见境底宫》第一章(aph架空盗墓设定)

巡年:

这里是aph脑洞接文小分队( ´﹀` )


【全文接文完成】
【无cp偏亲情友情全员向,但全员不一定都出现】
【大型架空盗墓设定?】
【 挖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,现在已有5万字+未完结】


小分队成员
阿水 @阿水
耀团 @九霄之上谁人长歌
假蚀
飞羽 @鬼畜执事飞羽


后期整理编辑:汐子(巡年)
强势围观吐槽吉祥物:秘雅


第一章
   眨眼已是夜深,那位洋籍男子也早已沉思着离去,窗外未有万千霓虹,仅有点点萤火闪点轻息,盈盈摇曳。
   濠镜关了店门,却是没上锁。嘉龙这孩子不知上哪玩去了,还没回家。先生早已上楼歇息,留下话任何人都不得打扰。濠镜灭了灯,快步走进了王婉的房间。
   “怎么样?”王婉像是料到濠镜会来找她,未等他开口便急忙问到。
   “……还没。你先别急着问。”濠镜将白日的事详详细细的告诉了王婉。
   “先生知道的事情,真的很多呢”濠镜笑道。他早就觉得先生没有那么简单,虽然看起来是整日悠闲度日,不问世事的模样,但是自他看到这个人的第一眼起,就看到了一种沧桑之感,先生想要的,到底是什么呢?
   “你觉得……先生多大了。”王婉顿了一下,突然道。
   “嗯?”濠镜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。
  王婉像是料到了他的反应一般,低着头继续说到:“还记得先生把我们接回来的时候,那时你觉得他多大。”
   “……”
   “那时先生看起来莫约二十多岁吧。”王婉道,“现在呢?”
   濠镜愣了愣,先生现在的样貌看起来也差不多二十多的样子……
   ……此时,王耀房间内却又是一番光景。
   夜已深了,王耀却没什么睡意,亚瑟的到访让他感到了莫名的不安,不过想来也是,那样一个令人不安的事实摆在那里,不去做永远得不到解决,但那次历险让他变成了这个样子,他不是很确定,是否还要再冒这个险。但是如果,有恢复的可能呢?
   “吱呀——”王耀房间的窗户被推开。“谁?”王耀飞快地拉开抽屉抄起手枪,指着窗户处。
   “先生还是这么警觉呢。”窗户外面趴着的是嘉龙,“我今天远远看到那粗眉毛进了店,寻思着暂时不要回来比较好。”


   双手用力一撑,嘉龙翻进了房间,顺手关上了窗,“放心,我注意了,没有人跟着。”
   王耀看了看他,说:“小孩子家,说什么话?夜深了,快去睡觉。”说罢便来赶人。
   “先生怕还是信不过我们啊。西北那边发生的事可从未听您提起过。”嘉龙淡淡的说。
   王耀一怔,手悬在半空中。半晌,喃喃道:“你都知道些什么了。”
   嘉龙像是早就料到王耀的反应,不动声色的说:“不多。到先生您要相信,我是不会害您的。”
   王耀沉思良久,道:“跟我来。”
   “先生……”王嘉龙看着王耀翻箱倒柜,有些不解。
   “不是这个……”
   “先生当心,那个香炉是文物啊。”
   “不是这个……”
   “先生……那个是金叶子啊……”
   “啊,”王耀从一堆他说的所谓“垃圾”里面抱出一个匣子。
   王嘉龙仔细看了看那个匣子,黑色的匣子上面什么花纹都没有,王嘉龙觉得自家装茶叶的匣子都比这玩意好看。
   “先生,这是你从哪个垃圾堆找到的。”
   “这才不是垃圾!”王耀语气和以往的比起来略微激动了些。
王嘉龙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的情绪。
   “这个……这个匣子,”王耀说着突然降低了声音,“是一个诅咒吧。”
   “先生!”王嘉龙下意识向前,似乎想要抢过那个匣子。
   王耀抬手拦住了他,摇了摇头,将匣子放在一旁。又伸手给王嘉龙倒了一杯茶。
   “嘉龙,你还记得我带你们回来的时候的样子吗。”王耀突然道。
   “啊,记得。”王嘉龙点头到,“那时候,本田还没有离开。。”
   提到本田那瞬,王耀不自觉咬紧下唇,有什么地方开始隐隐作痛,怎样也无法遏制。
   “对,那时候本田还在我跟前守着。”
   “一步都没有离开过。”
   王耀整了整情绪,对嘉龙说道:“你大概是注意到了,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的样子却没什么变化吧?”
   “嗯。”嘉龙点了点头,“若是问先生,先生想必是不会说的,便只能自己查了。”
   “所以你就去找了亚瑟?”
   “………是的,隐约得知他和先生有点交集……便去打听了下。”嘉龙回道。
    “唉…难怪他现在会来。”王耀叹了口气,“我会告诉你你想知道的,但是到此为止,不许在深入了。当然,也不许告诉王婉和濠镜。”
   “……………好”


   未罩笼纱的复古灯台散出幽莹光芒,王耀合了手掌,将匣子安回原地。又起身拿碟蔬果小点,和嘉龙同位坐下。
   “硬要说的话,那是二十年前的事了。”
   凑巧把身子摆成个舒坦样子,王耀默默地注视着闪烁的烛焰,叹了口气。
   “那时候我还是这一面道上有名的主子……你还记得么?那时候,啊,大概是我带你们回来后不久,发生了次火并,我们吞了下家,清点东西那会,我们得到了一个情报……”
   我们,他涩涩的把这个词在喉间咕噜转下,终还是没有把它侵吞。


   嘉龙听的相当专注,任窗外月光投下斑驳的影。
   “当时我们这边的势力已经相当稳固,所以我分出了一些精力对付那个情报,菊也对“它”很感兴趣……对了,那时候它上面全是紊乱的纹路和字符,菊也就就着几本古典开始破译……还真弄出了玄乎的地方。”
   “啧那个过程太繁琐,总之这样一下在那样一下,就能发现上面纹的,其实是首古谣。”
   “柯克兰,啊,就是今天过来那小子。”他压了压神:“当初也帮菊借了些东西,总之菊干完以后他就不要脸的上门了,说是什么那个有研究价值,让我转让。”
   “怎么可能。”
   “怎么可能把有可能卖很多钱的东西,就这么交出去!
嘉龙手中的茶杯颤了一下。
   “所以你拒绝了他?”嘉龙问。
   “当然…但是,他并没有放弃。”王耀叹气道,“但是菊找到他,说希望合作。我虽然百般不愿意,但迫于菊的恳求也还是答应合作了。”
   “阿菊他……为什么一定要找亚瑟呢?”嘉龙疑惑到。
   “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,菊只说亚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。总之,我们找到亚瑟,大致规划了一下,便去了甘肃。”王耀又给自己倒了杯茶。
   “甘肃?”嘉龙问。
   “对,小菊翻译的地图,直指甘肃。”


“我们去了甘肃,在定西附近的小村子安定了下来。亚瑟和我各带一批人手,本以为只是一次普普通通的探险,可谁知……”王耀长叹了一口气,轻声说,“最后活着回来的,也只有我们三个。”
窗外朗月当空,倒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。嘉龙起身沏了一杯浓茶,毕恭毕敬地端给了王耀。
王耀接过茶,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嘉龙,继续道:“那个村庄坐落在戈壁滩上,穷的要死,但当地一座土地庙的香火,却是未曾断过,极为兴旺。”
稍稍一顿,王耀继续道:“我们在那里安定下来后,和几个体己伙计兜着套住民的话,这些土佬平时只晓得黄土锄锤,我们也落了个空,当然,这其实也在我们的预料范围内。”
“那庙定然是有什么蹊跷的,到我们也进去好好探查了一番,并没有什么发现。但这个土地庙实在是太令人生疑,我们这一队人马全部驻扎在这土地庙附近。”王耀眼神一黯,“这是我们犯的第一个错误。”
“为何?”
“我们只当那里是某个贵族的墓葬罢了,墓嘛,又不是没见过,私以为带够了家伙什没有什么大碍。”王耀说着抿了口茶,“但是我们却忽略了一件事。”
“什么事?”王嘉龙说着,突然想起亚瑟柯克兰对他说这件事的时候也说过这件事。
“当初要是注意到这点就不会出事了。”
那时亚瑟的语气,竟然多了些悔恨。王嘉龙想着,隐约觉得他们所经历的这件事和本田的失踪有关吧……
虽然这么想,但是随后他就肯定了这个想法。
“沙漠,并不是没有生命的,对吧。”王耀突然说了句让王嘉龙有些不解的话。这是当然的啊,沙漠也是有其他生命的。王嘉龙想着,然而他似乎反应到了什么,突然惊起一身冷汗……
“先,先生……你们去的那里,”王嘉龙说着,丝毫没有发现自己语气的颤抖。
“除了那些住民外什么都没有。”王耀倒是极为淡定,“我们一路上除了开始还见到几只羚羊,但是越离这个村子越近,就连普通的沙树也见不到了。”
“说不定是因为这里有住民所以那些动物才不会靠近吧。”王嘉龙道。
“如果我说村子里连牲口都没有呢?”王耀瞥了他一眼,淡淡开口。
瞬时,屋内气氛压抑了一整八度,王耀面不改色的继续开口:“刚开始我还以为是村里商贩借去向邻镇贩货,但想想又不对,沙地上的牲口赌得上半条人腿,怎么着都不会轻易松去……太不合常理。”
“就算这样,不知被什么鬼迷了心窍,我们坚持认为,这说明戈壁上一定有什么好东西,只不过村民不透露而已。”
话到这里,王耀把茶杯一扣,对南窗道:“看了这么久窗难为你了,不进来瞅眼么?”


——
慢慢填坑中!感谢喜欢( ´﹀` )

评论

热度(17)

  1. 巡年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九霄之上谁人长歌巡年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阿水巡年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第一张来啦0v0